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老凤凰彩票开户:正文 79.四世界06

本章节来自于 我始乱终弃前任后他们全找上门了 //www.e1z14.com/418/418752/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作者已准备好正文, 等待订阅比骑手接单, 很快向你飞奔而来

    他努力压下异样感, 凶恶的瞪一眼宋裴然, 意图起到恐吓的作用。

    宋裴然不动声色,眉眼从容, 不受丝毫的影响, 反而变本加厉的放肆。

    以前他哪会这一招,两人在他家那次, 脱个裤子都火急火燎,急的半天解不开皮带, 哪像现在这样轻车熟路。

    何斯言突然挺怀念宋裴然单纯可爱的时候。

    室外水声戛然而止, 打火机啪嗒的响了一下, 苏望的声音听起来心情似乎好了一些。

    “不是喜欢吃鱼吗?吃好了吗?”

    “我……以后再也不吃鱼了?!?br/>
    “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别令不清?!?br/>
    “望哥我的错, 我以后再也不敢了?!?br/>
    苏望笑了一声说:“过来?!?br/>
    男孩轻微的脚步声响起, 伴随着砰的一声, 重物撞墙的声音,随即是一阵激烈的喘息。

    隔壁厕所隔间的门粗暴的被拉开,“嘶啦”的拉链声, 烟草味的在空气里弥漫。

    苏望的声音慵懒:“跪下, 眼镜戴上?!?br/>
    何斯言心头猛跳了一下,又不是傻, 一层橡木板之隔的人在干什么清楚不过。

    苏望百无聊赖摆弄打火机, 声音啪嗒啪嗒着, 节奏均匀平稳。

    在寂静的空间里被无限的放大,不知道苏望他们什么时候结束,何斯言紧张到忘记自己还身处险境。

    直到宋裴然不满意他走神的模样,在他嘴唇上轻轻咬了一下,牙齿拉扯着唇肉轻微刺痛,何斯言总算回过神了。

    两人大眼瞪小眼,何斯言屏住呼吸,肩膀的肌肉僵硬,镜片后面瞪着乌溜溜的眼睛,像受惊的小松鼠似的。

    宋裴然嘴角隐隐弯了一下,随即又沉下了脸。

    他动作越发过火,何斯言到底怎么说也是个成年男人,面对这样毫无还手之力,一颗心在胸腔里扑通扑通的跳,死死的咬着嘴唇一声也不出。

    这简直就是一种未知的刑罚。

    好在时间不长,宋裴然在他衣襟上蹭了蹭手,看上去十分嫌弃。

    何斯言真搞不懂他这是何必又何苦,都这么讨厌自己了,还要上赶着送温暖。

    宋裴然的手解放了,微微泛凉的指尖在何斯言的脸上划动,眼神专注,像是在端详一件珍贵的文物。

    他漂亮的眸子通透干净,愉悦余韵中何斯言有种宋裴然还喜欢着他的错觉。

    但这他妈肯定是错觉。

    四年前宋裴然是个穷小子,没见过世面,连女人手都摸过,何斯言就是天上掉下来的白富美,喜欢他是顺理成章的事。

    但现在宋裴然阅尽千帆,游刃有余,什么样的美人没见过,犯不着和何斯言过不去。

    至多是恨意难消,有那么点意难平。

    要说喜欢……这种事怎么可能?

    一墙之隔总算结束了,洗手间的锁扣一响,何斯言像火烧屁股一样推开门跑了出去。

    宋裴然紧随其后,何斯言脸皮薄,这幅样子不能回包间了,衣襟上的污秽没办法处理。

    趁着何斯言拿纸擦衣裳的时候,宋裴然慢条斯理的说:“我看了你家公司的财务报表,运营状况糟糕,负债累累?!?br/>
    “劳烦宋总惦记了,有精力好好操心自己的公司,别管闲事?!焙嗡寡匀恿艘淮笸胖?,心里头直骂娘。

    “我可以注资一笔钱给你爸爸做运营资金?!?br/>
    “宋总改行做慈善了?”

    “一个亿如何?”

    “大善人!”何斯言佯装一副惊讶的样子。

    宋裴然那高傲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翻来覆去就是过不去一个亿这个坎,何斯言心底门清。

    宋裴然睨了他一眼:“考虑好明天十点和何坤一起到宋氏集团来?!?br/>
    “没有附加条件?”何斯言可不相信有这么好的事。

    果不其然,宋裴然轻笑一下,目光滑过他的腰下,青年的滋味有好多还记忆犹新,似是回味一样眯起了黑色的瞳眸:“三个月,三百万?!?br/>
    真是挺大方,想当初三百块钱,现在成了三百万。

    何斯言心底感叹一声,冷着脸说道:“抱歉,宋总,你没戏?!?br/>
    本质上宋裴然和苏望这两个人没怎么变,只是都更加会隐藏自己了。

    宋裴然眼神骤然锋锐,下颚微沉,一眨不眨的盯着何斯言说:“你以为你有选择的权利?”

    何斯言沉默,宋裴然话锋一转,薄荷一样的声音毫无情绪“四年前我在医院躺了半个月,我当时发誓你要是能来看我一眼,我可以原谅你做的一切,但你没有来,甚至我的电话都不敢接?!?br/>
    “这四年零九个月,整整1761天,每一个夜晚我都在想你?!?br/>
    他停顿一下,语气突然温柔,好似雨过天晴,声音柔和像在诉说脉脉情话一样,说出的话却是字字透心凉。

    “想着如何才能让你后悔?!?br/>
    何斯言脊背发凉,不寒而栗,仿佛有条响尾蛇缠在颈上,就等着在他的致命处咬一口。

    但……宋裴然只是躺了半个月,他可是躺了半年。

    “你何必呢?”

    平心而论他俩好的那段时间何斯言也是掏心掏肺的对宋裴然好过。

    至于这么恨吗?

    宋裴然凝视他一瞬,眼神意味不明,幽暗森冷,何斯言不甘退缩,硬着头皮对视。

    宋裴然蓦的恶意的笑出来:“假的?!?br/>
    他向门外走去,漫不经心的补充:“想上我床的人多的是,不少你一个,真以为自己有什么特别的?”

    何斯言这口气松懈不了,隐隐觉察到宋裴然有点神经质,情绪转变没有交替的时间,一股子阴郁的劲道。

    他衣服弄成这样,也回不了包间,给孟轲发了个短信道歉。

    打了个车回了何家,休整了几天,总算倒过了时差,适应了c市的气候。

    也许是因为孟轲的原因,何家的公司现在全倚仗孟轲的鼻息。

    何父母包括那个不争气的弟弟,对何斯言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曾经属于何季的朝南卧室换成了何斯言的,家里的一切都凭着他的性子来,就差把他捧在手心里了。

    何斯言乐享其成,这也算“夫凭夫贵”了。

    吃早饭的时刻饭桌上清粥小菜,何家的公司一日不如一日,才几年时间,何父仿佛老了十岁,一下子没了一身精神气,变成了一个糟老头。

    何斯言慢悠悠喝着粥,饭桌下何季轻轻的踢一脚何父的腿,何父轻咳一声说:“阿言,爸有件事和你商量?!?br/>
    “您说?!?br/>
    “你还记得那个小宋吗?”

    “那个小宋?”何斯言明知故问。

    何父脸色尴尬一瞬“经常来咱们家补课那个小宋?!?br/>
    “他???怎么了?”

    “我记得你们关系一直挺好,小宋这个孩子现在出息了,天天上财经杂志,走哪儿都能看见他?!?br/>
    何斯言没说话,何父要说什么他已经猜的八九不离十。

    “你弟弟想进他们集团旗下一个公司,你给小宋打个招呼?”何父脸上有些挂不住。

    一辈子没求过人,到老要看儿子脸色。

    何斯言放下勺子,疏离的笑一下:“想进公司去怎么不去投简历?我记得小季学习不错?!?br/>
    “这……”

    能让何斯言打招呼岂能只做普通职工,至少得从个总监做起。

    何季手肘戳了戳何父,笑眯眯的说:“哥,你知道我的个性,最烦别人管我,我要在公司谁都能管我,那我得压抑疯了?!?br/>
    “工作就是这样,习惯了就好?!焙嗡寡岳浔惨痪?。

    他是条铁公鸡,别说吸血,铁锈都刮不下来。

    何季的脸拉下来,阴沉沉的,何父一看心肝宝贝不高兴,哄了几句,一点用也没有。

    他索性说起过户资产的事,现在何家的公司负债累累,随时有破产清算的可能。

    何父的意思把自己名下财产全部过继到何季名下,到时候他在和何母办离婚,何母带着何季出国避风头。

    怎么着也能保住后半生的荣华富贵。

    何季一听这个心情好起来,何父拿着纸笔盘点名字资产。

    何斯言盯着两人看了半响问道:“爸,那我呢?”

    “你……”何父咋舌,一旁何季恶狠狠瞪着何斯言。

    何父说道:“都是一家人分什么你我,你弟弟的不就是你的?!?br/>
    “我弟弟的是我的,那为什么直接不过继给我?”何斯言干脆利落的问道。

    何父不太高兴了:“你弟弟的事你不帮忙就算了,爸不为难你,但是我还没死呢,你就惦记上我这点钱!”

    道理都让他们说了。

    何斯言哼笑一声:“爸,一碗水要端平岂不是容易,我们一人一半?!?br/>
    何父气的握笔的手颤抖,何季连忙顺气“你别再说了,你看你把爸气成什么样了?!?br/>
    何斯言扫过两人一眼,站起身来:“如果你要分家,那我的一份我必须得要?!?br/>
    他说完转身就走,不顾何父铁青的脸色和何季仇恨的眼光。

    是他的就是他的,谁都不能拿走。

    虽说他活不了几年,但钱这东西谁会嫌多。

    攒点钱还能给自己搞个豪华葬礼呢。

    第二天的时候,宋裴然依旧站在楼下,夏天四十度气温,连风都是热乎乎的,他就这么纹丝不动的站着,在炙热的阳光下,像颗快要晒干的白菜。

    何斯言趴在栏杆上,心里挺不是滋味,有种遗弃宠物的愧疚感。

    但长痛不如短痛,一刀毙命,这样是对宋裴然的最优解。

    何父午饭时问起了宋裴然,对这个经常来家里补课的俊小伙印象不错,不知到底和何斯言闹了什么矛盾,大热天的在外面遭罪。

    何斯言胡乱的答应几声,从冰箱里拿了一罐冒着冷气的的可乐,一出门热浪扑面。

    宋裴然脸色苍白,眼神漂浮,脸颊有病态的红晕,脖颈后面汗水湿透了衣裳。

    何斯言递了冰凉的可乐:“你回家吧,别在这较劲了?!?br/>
    宋裴然看着他,用一种执拗凶狠的眼神:“我只想问你一句,你会和他结婚吗?”

    他的声音暗哑干涸,像是喉咙要裂开一样。

    何斯言不忍心看,宋裴然这样高傲冷漠的人,露出这样的表情,太考验良心了。

    “和你没有关系,这是我的生活,用不着你插手?!?br/>
    “你会和他结婚吗?”

    “跟你有关系吗?”何斯言不耐烦的说。 (天津小说网//www.e1z14.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倔强海豹的小说我始乱终弃前任后他们全找上门了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我始乱终弃前任后他们全找上门了最新章节,我始乱终弃前任后他们全找上门了全文阅读,我始乱终弃前任后他们全找上门了5200,老凤凰彩票官网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倔强海豹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老凤凰彩票官网
澳客网彩票 利记娱乐城诚信问题 云南彩票中奖要怎样领奖 欢乐斗地主刷豆方法 中奖骗术现场领奖 喜乐彩怎么中 竞彩篮球胜分差啥意思 2013年福利彩票走势图 足彩按计划怎么买 河北快3最大遗漏数据 北京28官方开奖 山东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 娱乐场注册开户送现金 查看广东26选5走势图 新疆十一选五综合走势图乐彩